秒速时时彩怎么玩赚钱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重磅 >

"復仇者"張扣扣案開庭 張扣扣姐姐:復仇沒好下場

       《法律與生活》綜合消息,2019年1月8日,張扣扣故意殺人、故意毀壞財物一案即將于陜西省漢中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由于張扣扣在此前的庭前會議上表示,若法院不對庭審進行直播,他將在庭審中保持沉默,本次庭審將全程圖文直播。

\(受審者為張扣扣)

      2018年2月15日12時20分許,漢中市南鄭區新集鎮王坪村14組(原三門村2組)發生一起殺人案件,犯罪嫌疑人張扣扣(男,35歲)持刀將鄰居王自新(男,71歲)及其長子王校軍(47歲)當場殺死,將王自新三子王正軍(39歲)刺傷后搶救無效死亡,作案后張扣扣潛逃。

     2018年2月17日7時45分,犯罪嫌疑人張扣扣于到漢中市公安局南鄭分局新集派出所投案自首。9月27日,漢中市人民檢察院對張扣扣故意殺人、故意毀壞財物案依法提起公訴。
       發生于2018年除夕的血案,及其背后綿延22年的仇怨,讓此案成為輿論的焦點。而網絡上的眾多"演繹"情節,更讓殺害了三個同鄉的張扣扣有了"復仇者"的稱號,然而,在張王兩家恩怨的旁觀者眼中,網絡上的種種傳言似乎有點"戲多"。
 
       "她平時就會罵罵咧咧的,知道她的都躲著她"

      2019年1月6日上午,張扣扣案發生地陜西漢中南鄭區王坪村正在舉行扶貧會議,經歷了當年整個事件發酵過程的村支書講述了張王兩家30多年的恩怨。
 
       現任村支書的王先生,早在80年代就在王坪村擔任村長,他本人與張扣扣家有著遠房親戚的關系,張扣扣的參軍,最早也是來源于他的建議。對于張王兩家的恩怨,可能最有發言權的就是他。
 
      上世紀80年代前后,王家陸續做過承包村中稻谷加工廠及生豬販賣的生意,而在此過程中,在張扣扣案中被殺害的王自新曾陸續邀請張扣扣的父親張福如參與經營工作。同處貧困村,張王兩家的這種交集,是典型的鄰里和睦的標志。
 
      " 那個時候他們關系非常好。"王先生說。
 
      兩家關系的轉變發生于90年代早期,王先生回憶說:"那個時候王家做販豬生意,在和張家合伙了一年多以后,就不帶張家了,兩家人就有點生分了。"
 
       在此之后,張家與王家又陸續發生了幾次齟齬。在公開報道中,1996年王正軍故意傷害致死案,有兩家存在"宅基地糾紛問題"的表述。而在該案的相關文書中,又有"汪秀萍(張扣扣母)過往與被告人王正軍之母楊桂英關系不睦"的表述。
 
      在張扣扣案發生后,接受央視采訪的張福如則將兩家的矛盾歸結為稻谷加工廠承包問題上:"我交給他家先包,明年我再包……他們包后掙到錢了,不讓我包了,女的(妻子汪秀萍)心里不舒服。"
 
      對于王福如的這種說法,在村中工作多年的王先生無法認同。他說:"這個加工廠早在承包責任制實行以前,就是委托王家管理的,那個時候還是掙工分。"
 
      說起這一段千頭萬緒的故事,王先生和同在村委的幾位村干部都不勝唏噓。而這些家長里短的瑣事最終卻引發了肢體沖突并導致人命案的發生,同村人更是無不震驚。在感嘆當事雙方的不理智的同時,王先生也對汪秀萍的作風毫不諱言:"她的脾氣太大了,同村人都怕她,遇到事情能從外面追著你罵,坐到你家里罵人。"
 
       在1996年汪秀萍被故意傷害致死一案的公開資料中,有汪秀萍"朝路過的王富軍吐唾沫"的表述。

     對此,熟知汪秀萍性格的王先生表示并不奇怪。他說:"她平時就會罵罵咧咧的,知道她的都躲著她。"

     "他(王校軍)算什么官,他就是個接電話的!"
 
       隨著張扣扣案被熱炒,22年前的舊事不斷被提起,其中最為引人"遐想"的細節,就是張扣扣的姐姐張麗波在接受央視采訪時聲色俱厲的這句話:"很多人出來做的假證,你知道為什么嗎?人家當官,在農村就是誰當官我向著誰說話,這是一個事實,假如說我爸爸當官,老百姓都向著我們說話。"
 
      當年王家老大王校軍真的有如此大的能量,能夠左右案件?王先生告訴我們,當時的王校軍只是在一個偏遠的貧困鄉做文員。
 
      而同在村委接受采訪的一位扶貧官員脫口而出地說:"說的好聽點他是文員,說難聽點他就是個接電話的!"

     據央視報道,1996年,王校軍在當地的廟壩鄉政府辦公室已工作了四年,案發時,他升任鄉政府任黨政辦主任僅兩個月。
 
      同村人稱,事發當天,王校軍還在廟壩上班,聽到家中出事的消息后,連夜趕回,到家時已是凌晨。
 
       值得注意的是,據公開消息,王校軍2018年遇害時司職南鄭區紅寺湖景區管理處主任,行政級別為正科。據此,王先生與村委中的工作人員們都認為,說當年的王校軍干涉司法,根本是無稽之談。
 
      這里所謂的"作假證",在網絡上最受關注的莫過于兇手被"掉包"的說法。張扣扣案爆發后,在接受央視采訪時,張扣扣父親張福如明確表示用木棒打人的是王家二子王富軍,后被其弟王正軍"頂包",原因是王正軍未滿十八周歲,可以"從輕處罰"。

     此說法不僅被王先生等村民反對,也為陜西省高院的調查所證偽。針對1996年王正軍故意傷害致人死亡一案中的疑問,王福如分別于2018年7月和2018年11月,向漢中市中院及高院提出了申訴,但經法院調查后,均被駁回。

     與此同時,張扣扣的辯護律師鄧學平也表示,事實上作為當年慘劇的親歷者,張扣扣本人對"頂包"的說法也是不認可的。
 
      "仇恨的種子,可能就是那個時候埋下的"

      對慘案的親歷,不僅意味著對真相的了解,更意味著仇怨的深刻。作為當年慘案的受害方,22年后選擇復仇的張扣扣最終成為了施害方。
 
       據村民回憶,汪秀萍被故意傷害致死時,張扣扣年僅12歲(實際為13歲),那時的張扣扣還不知道張王兩家以往的交集,但親眼見證母親死亡的經歷卻是慘痛的。一位村委的工作人員這樣說。
 
       據村中人回憶,張扣扣性格內向,平時沉默寡言,在村中遇到長輩"也知道打招呼"。因而案件的爆發讓所有人始料不及,作為父親的張福如及其姐張麗波也在事后表示"完全想不到他會報仇"。
 
       "按照我們村情況來看,他(張扣扣)家的生活條件處于中等水平,如果沒有這個案子發生,他們家的生活條件,應該比王家還要好一些。"王先生不無遺憾地說。

      張麗波在此前接受采訪時也曾悲痛地說:"如果他不報仇,說不定有天娶個媳婦,有妻有子,熱熱鬧鬧還是一家人。"
 
      然而覆水難收,張扣扣所犯的案子,在漢中已幾乎家喻戶曉,對于這起惡劣的殺人案,嘆息者眾,而對張扣扣的結局持樂觀態度者寡。正如張麗波此前接受采訪時所說:"復仇沒什么好下場。"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排列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