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奖历史记录 - 新宝会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鷹眼 >

日本政府宣布天皇即位禮當天恩赦55萬人,被批"利用行政權介入司法"

       《法律與生活》綜合消息,10月22日,日本天皇德仁將在東京皇居正殿的松之間舉行“即位禮正殿之儀”,向國內外宣告即位。同日上午,日本政府在儀式舉行之前公布了對55萬人的政令恩赦。
 

(德仁天皇 資料圖)
 
       日本政府18日在內閣會議上敲定,為配合22日的天皇“即位禮正殿之儀”,將實施政令恩赦,對象約為55萬人。此次恩赦于“即位禮正殿之儀”舉行的22日公布,當日生效。此外,日本政府還將通過專家委員會對個別案情進行審查,實施“特別標準恩赦”,約涉及1000人。
 
       然而,該政令并非得到所有日本國民支持,伴隨著即將到來的天皇即位儀式,日本國內對恩赦的反對呼聲也越來越高漲,該政令備受爭議。
 
       據報道,日本政府希望沿襲以往國有喜喪大事實施恩赦的傳統,但卻并未得到國民的支持,因此政府一直在背后秘密進行該政令的探討,直到實施政令臨近前才公布該消息,《東京新聞》批判政府是為了避開國民指責而做的決策,缺乏理性。
 
       日本慶應大學名譽教授小林節則認為,盡管這是日本的傳統,但政府應根據時代發展對之進行改變,然而政府卻沒有這樣的勇氣。
 
        恩赦由日本憲法第7條和《恩赦法》規定,經過內閣決定,天皇作為國事行為加以認可。“政令恩赦”是指通過制定政令,根據具體條件實施大赦(免于起訴或有罪判決無效等)、減刑、復權(恢復被限制的資格等)。
 
       此次的政令恩赦不包括大赦和減刑,只有復權;對恩赦對象所犯罪行不做限制,但不包括被判徒刑及監禁的人。對象主要是因交通違法等而受到罰款、繳納3年以上的人。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法務省數據顯示,在本次獲得恩赦的約55萬人中,8成為違反《道路交通法》等交通法令,違反《公職選舉法》的約為430人。
 
      在日本,自古以來在皇室和國家的喜喪等儀式上,作為天皇的恩惠行為,免除罪犯刑法的傳統一直存在。到目前為止,日本在現行的憲法下,在加入聯合國、美國歸還沖繩領土、昭和天皇大葬、明仁天皇即位等時間點上共計實施了十次恩赦。上一次恩赦是德仁天皇夫婦大婚的1993年,距今26年。
 
       實際上,不僅僅是日本,世界上其他國家也有大赦的習慣。在不同的國家中,不同的人或組織有下達特赦令的權力,不同國家對特赦令的定義和理解也各不相同。
 
       如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兩屆任期內共特赦148人。奧巴馬的前任小布什任內特赦189人,克林頓任內特赦396人。克林頓離任前的“大赦”也曾廣受爭議,當時不少輿論指控其濫用職權幫助盟友脫罪。韓國總統文在寅上任后第一次特赦共赦免6444人,此外,由于文在寅政府還針對交通違章者減免處罰,因此包含特殊赦免對象在內,共有165萬人受惠。
 
       2005年,日本頒布實施了犯罪受害者基本法,在日本國內重視受害者情感與感受的潮流與趨勢越來越強烈。有鑒于此,日本政府最為擔心的是實施此次恩赦時“被指責落后于時代的發展,國民或將對天皇即位潑冷水”等,民間會將矛頭指向對現政權的批判和不滿。因而不希望過早披露消息,以期最小限度地避免國民的批判。
 
       《東京新聞》報道稱,今年3月,官房長官菅義偉在國會辯論上被問及恩赦相關問題時表示,“目前還沒有進行具體的討論”。但實際上那時在首相官邸的指示下政府內部已經開始秘密調整推進該項事宜。
 
       報道還指出,當時在政府內部大多數意見認為,與從昭和到平成年號轉變時實施的恩赦相比,此次恩赦規模“有必要縮小”,甚至也有意見認為“考慮到國民感情和情緒,應該取消恩赦”。然而,據首相官邸官員透露,在政府內部更強的意見為“日本每逢普天同慶的喜事時有進行恩赦的傳統”。但另一方面,法務省內部也有批判政府利用行政權來改變刑事懲罰的聲音,認為恩赦是政府利用行政權“介入司法”的行為。
 
       反對者占比超6成,恩赦是一個時代錯誤嗎?
 
      雖然此次恩赦的對象限定在輕微的犯罪中,然而在日本國內卻出現“懲罰罪犯是理所當然的事,赦免他們很莫名其妙”、“沒有三權分立啊”、“恩赦對冤罪是一種救濟,但對罪犯卻無法接受”、“象征性的天皇制難道不是在被政治所利用嗎?”等批判聲在日本國內此起彼伏。而直到實施恩赦的前三天才敲定該項決定的政府行為也引起國民不滿。
 
      對此,法務省解釋稱“恩赦是改變刑事懲罰內容的一項制度,如果過早公布的話容易引起混亂”,“恩赦可以激勵被判處罪行的人改過自新,同時也具有防止再犯的效果,這對構建安全社會也發揮重要作用”。
 
       盡管如此,日本共同社本月在全國實施的全國輿論電話調查仍然顯示,支持恩赦的比例占24.8%,而不支持的比例高達60.2%。
 
       這其實已不是國民第一次對恩赦表示不滿了。1989年,因昭和天皇大葬,對1000萬人進行了恩赦。法務省官員回顧當時的情景表示“當年曾受到很多批判”。此后,在1990年平成天皇即位儀式時將恩赦范圍縮小到復權的罰款內容中。當今德仁天皇與雅子皇后1993年大婚只實施了特別標準的赦免。今年4月末5月初明仁天皇退位新天皇即位時并未實施恩赦,原因也在于日本政府擔心會被國民批判“短期內實施兩次恩赦有些過頭”。
 
       在日本政府所發表的官方解釋中寫著“借助國民所給與的機會,希望提高罪犯改過自新的熱情”。法務大臣河井克行在公布恩赦政令的當天向媒體表示,日本迎來了令和時代,天皇的即位禮也將進行,為了提升犯罪者改過自新的積極性以及促進他們早日回歸社會,所以決定恩赦。關于恩赦也聽取了各種各樣的意見,希望得到廣大國民的理解。
 
      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此次的復權恩赦將解除取得資格的限制。這將使想要考取醫生、護士、律師等職業資格的人,不會因受到罰款以上的處罰而受到限制。而特別標準恩赦的對象是因疾病等導致長期停止執行刑罰或執行困難之人,以及因罰款導致就職、結婚等困難的人。
 
       這樣看來,此次恩赦有給予曾有輕微過犯的人機會和人性化的意味,為何會遭到如此普遍的反對?
 
       日本慶應大學名譽教授、精通日本恩赦法律制度的律師小林節在接受日本媒體采訪時指出,恩赦一詞在日語中包含“大御心”的意味,意為實施天下大赦為天皇的心意,這實際上是時代的錯誤。現行憲法下,天皇制具有象征性,政府以天皇之名實施恩赦,實際上是首相取代了天皇,這違反了日本的公職選舉法、政治資金規正法等。
 
       小林節表示,“關于該問題雖然曾多次咨詢過自民黨議員等相關人員,但政府反應消極,可以感受到政府對此事的惰性。雖然恩赦是傳統,但應該根據時代的發展進行改變,而我認為政府并沒有改變的勇氣。”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排列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