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3和值和尾走势图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團伙設局騙貸多企業入陷阱,法院不鑒假章判決惹議

本刊記者 佟威

       詐騙團伙設局陷害經銷商,為他們騙取多筆巨額貸款背黑鍋,偽造經銷商印章、虛構貸款材料、違規開戶等一系列操作,不但沒有被當地監管部門發現,經銷商反映情況后,反而被銀行和主管部門推諉。更為匪夷所思的是,當地法院系統在公安局刑事立案偵查后,不但沒有對民事部分中止審理,反而對偽造的印章和貸款手續予以認可,判定經銷商償還銀行貸款,其后果是讓多家無辜公司陷入危機,更讓巨額國有資產面臨損失。
 
(交通銀行泉州分行)

       偽造公章和銀行授信,詐騙團伙內外勾結

       早在2011年,河北哥雷夫商貿有限公司(下稱“哥雷夫”)的梁迎凱就與福建省呈威體育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呈威公司”)、泉州頂星鞋服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頂星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王某平、王某山兄弟展開合作,哥雷夫公司作為經銷商,在河北區域負責代理該公司的品牌服飾。
 
       2012年12月12日,王某山的一個電話,將梁迎凱徹底拖入了一個精心設計的騙局。

       電話的主要意思是:呈威和頂星兩家公司需要申請供應鏈授信(就是授予信用,銀行根據借款人或企業的整體情況調查后確定能借給借款人的最多貸款額度,在這個額度內,借款人或企業可以循環貸款),要求以下游經銷商哥雷夫為主體在交通銀行泉州分行申請授信,使用下哥雷夫的五證(營業執照、稅務登記、組織代碼、開戶許可、信用代碼)、法人及股東身份證的原件等資料,并稱其他經銷商都已配合,期間再三保證只授信不貸款。

       起初,梁迎凱并不愿意將五證借予對方,但迫于王氏兄弟作為供應商的壓力,在拖了近一年的時間后,才在2013年年底將五證和相關材料寄給呈威公司,然而讓他不敢想的事還是發生了。

       據了解,2014年2月24日頂星公司財務人員張某如使用私刻的印章偽造了哥雷夫公司委托書,冒充哥雷夫授權的業務聯系人,在中國銀行泉州江南支行、交通銀行泉州分行開立了三個哥雷夫公司賬戶,之后又在交通銀行泉州分行預留了偽造印章的印鑒。2014年3月5日,張某如陪同交通銀行泉州分行客戶經理劉某來到哥雷夫公司辦公室面簽,哥雷夫公司法人王春果及股東梁迎凱在劉某、張某如的要求下,在空白授信申請資料上簽了名字。
 
       梁迎凱回憶說:“劉某當時說只是為了報請申請額度的審批,不用蓋章,也不用填寫時間,所以我和我愛人(即王春果)就沒有加蓋印章,但張某如和劉某返回泉州后,就使用他們自己私刻的哥雷夫印章完善了授信資料。”

       2014年3月31日,王某平、王某山、張某如、王某鳳等人,自行籌措保證金575萬元,利用事先私自開立的哥雷夫公司銀行賬戶,使用偽造的《開立銀行承兌匯票合同》、《保兌倉三方合作協議》等相關貸款手續,自泉州交行套出1150萬元承兌匯票兩張,后很快貼現轉移。至此,在哥雷夫公司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犯罪嫌疑人合伙冒用哥雷夫公司名義,成功從交通銀行泉州分行貸款575萬元。
 
(開立銀行承兌匯票中所涉印章均為假印章)

       假章橫行,多家企業陷入騙貸陷阱

       直至2014年9月第一次貸款逾期,哥雷夫公司從未收到過任何銀行方面的催收通知。

       同年11月,王某平、王某山才告知梁迎凱哥雷夫公司銀行授信申請已通過,并強烈要求使用哥雷夫申請交行借款。11月19日,交通銀行客戶經理劉某單獨來到石家莊,并授意梁迎凱和王春果在空白的《保兌倉三方合作協議》、《流動資金借款合同》、《最高額保證金合同》及《單位預留印鑒和簽字樣本通知書》等資料上簽名并加蓋了哥雷夫公司真實公章、財務章、法人章。

       在劉某返回泉州后的2014年12月5日,王某平團伙又自行籌措了575萬元,借新還舊,進行倒貸,先償還了2014年9月30日到期的銀行承兌貸款575萬元,又同步續貸575萬元,繼續使用前期偽造的哥雷夫公司印章,偽造了《受托支付委托書》及哥雷夫公司假支票,將575萬轉賬到了呈威公司,此款隨后被王某平等人轉移,這一進一出的操作基本同時完成。交通銀行泉州分行及其客戶經理劉某在已知實際貸款人第一次的貸款利息未還、本金亦是逾期歸還、貸款人已不遵守信用的情況下,反而快速將二次的575萬元貸款發放,且所有貸款的申請、批準及發放,均在一天內完成。
 
       2015年,梁迎凱在石家莊郵政儲蓄銀行申請貸款,查詢征信時才發現哥雷夫公司有不良貸款記錄,公司印章已被私刻,且被冒用在2014年3月31日在交通銀行泉州分行辦理承兌的資料中,而王某平、王某山等人與交通銀行泉州分行信貸人員合謀,以相似手段開立賬戶、偽造授權書及合同,騙取銀行貸款,到期后拒不償還的至少還有十余筆,其中上海馭隆貿易有限公司(下稱上海馭隆)、廈門誠隆昌商務有限公司等十余家公司全部陷入了王某平團伙精心設計的騙局,被害公司涉及北京、南京、西安、沈陽、哈爾濱、鄭州、合肥等全國多個城市。
 
       同案不同判,泉州法院系統公正遭質疑
   
       據梁迎凱介紹,當他在郵政儲蓄銀行申請貸款發現問題后,便和律師立即前往交通銀行泉州分行反映情況,要求銀行報案。但主管風險控制的黃行長第二天回復稱銀行手續齊全,拒不報案。隨即,交通銀行泉州分行將哥雷夫公司和相關人梁迎凱、王春果訴至法庭,泉州市豐澤區人民法院(下稱豐澤法院)和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泉州中院)最終都沒有查清王某平團伙勾結銀行領導和員工參與偽造公章和印鑒的事實,判定哥雷夫公司償還交通銀行泉州分行600余萬元本金及利息,并且查封了哥雷夫公司梁迎凱名下在石家莊的十多處房產,總市值超過3000萬元。
 
       讓梁迎凱不解的是,針對王某平團伙私刻公章及詐騙的犯罪事實,他已經向石家莊市公安局長安分局報案,并且該局已經立案偵查,按照先刑后民的原則,法院應該中止審理民事糾紛部分,但一二審法院均沒有依照此原則中止民事案件的審理和判決。

       在泉州中院作出終審判決后,梁迎凱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下稱福建高院)申請再審,并在2018年12月3日和17日跟律師一起,兩次向福建高院提交了石家莊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做出的鑒定文書及上海市普陀區法院對王某平的判決書,用來佐證王某平團伙私刻公章騙取銀行貸款的事實證據。
 
       梁迎凱對記者說:“這兩次去的時候,福建高院都沒有對再審案件作出裁定,陳法官在17號的時候還跟我們說正在寫裁判文書,因此我們多次趕往福州就是為了福建高院能給我們一個公正的裁決。”然而,事與愿違,梁迎凱在2018年12月28日收到了福建高院的【(2018)閩民申979號】裁定書,判定哥雷夫公司償還交行泉州分行貸款,對梁迎凱和律師提供的刑事案件的材料和證據只字未提,而做出裁定的時間竟然是在提交材料之前的2018年11月30日。
 
       而跟梁迎凱有著同樣遭遇的上海馭隆貿易有限公司,同樣是遭遇了私刻公章、虛假授信、騙取貸款等違法違規操作,但向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報了刑事案件后,豐澤法院卻做出了【(2016)閩0503民初4915號之三】判決,駁回了交通銀行泉州分行的起訴,將案件移送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處理。
 
       對此,梁迎凱表示十分不解:“都是一個國家的法律,犯罪手法和嫌疑人都是同一批人,甚至審理的法院和法官都是同一伙人,為什么會出現不同的判決結果呢?”

       參與犯罪卻堅持收貸,泉州分行被指恬不知恥

       2018年11月20日,上海普陀區人民法院作出【(2018)滬0107刑初400號】判決,王某平犯騙取貸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三個月,贓款依法追繳后發還福建省交通銀行泉州分行。而之前交通銀行泉州分行的前任行長李某冬、主持工作的前任副行長謝某仁,也因受賄和利用職權幫助他人違規貸款等問題,被法院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半和有期徒刑六年。

       2019年4月8日,中國銀保監會福建監管局對哥雷夫公司的信訪問題做了相關答復和認定:一是開戶環節未到企業實地開展上門核實;二是授信調查不盡職,未落實雙人實地調查的要求;三是銀行承兌匯票貿易背景不真實;四是未及時發現授信客戶印章不一致的情形并采取應對措施;五是授信后管理不到位。授信后未按照要求到企業實地開展核查,銀行承兌匯票墊款后未向企業寄送紙質催收單,對貸款跟蹤不到位,貸款資金被挪用。
 
(福建省銀保監局對梁迎凱關于交通銀行泉州分行違規放貸的調查答復)

       但銀行領導的入獄和銀行本身的違規操作,并沒有讓交行泉州分行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更沒有阻止其向被他們坑害的企業收貸的步伐,除了梁迎凱被豐澤法院查封了超過標的額數倍的房產外,交通銀行泉州分行還向被害企業上海馭隆公司、廈門誠隆昌公司等下發了貸款催繳函。

       上海馭隆、石家莊哥雷夫、廈門誠隆昌等企業的負責人紛紛向記者表示:“兩任行長和某信貸員的犯罪行為絕對不僅是個別現象,如今某信貸員依然還在交行工作,詐騙團伙坑害了全國各地這么多企業,銀行還起訴追貸我們,難道銀行沒有責任嗎?!”
 
(各地公安局對王某平團伙涉嫌刑事犯罪的立案告知書)
 
       記者調查:泉州分行拒不接受采訪,監管部門諱莫如深

       7月17日,《法律與生活》記者來到交通銀行泉州分行,對涉案相關公司的授信手續和貸款手續進行了解,但直接遭到了銀行管理人員的拒絕,姓名和職務均不透露。無奈之下,記者到泉州市銀保監局進行采訪,工作人員在記錄采訪內容后,匯報了主管領導,回來后一言不發,只是微笑地看著記者。
 
       下午,記者來到泉州市豐澤區人民法院,對豐澤法院楊法官同案不同判的相關情況進行了解,得知交行泉州分行的16起騙貸案都由楊法官審理,但楊法官拒絕接受采訪。

       隨后記者來到泉州市中院了解情況,法院宣傳部門兩位領導接待了記者,并承諾會了解情況并給記者答復。但截至記者發稿,已經過去半個月的時間,記者未得到泉州中院任何反饋信息。

       另據受害人梁迎凱反映,其早已經向石家莊市公安局長安分局經偵大隊報案,長安分局已于2018年1月17日以王某山等人涉嫌合同詐騙罪立案偵查。但案件近兩年了沒有核心突破,受害人多次找辦案單位了解情況,辦案人無奈地講:“交通銀行泉州分行對我局工作不太配合,多次調取授信檔案至今都未予提供,導致案件進展緩慢。”

       對于本案的相關進展,本刊將持續關注。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排列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