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胆玩法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補償協議簽訂6年拒不履行 肇東市政府稱沒錢盡管告

本刊記者  李漠

        “2012年7月,肇東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辦公室(俗稱:拆遷辦)與我們簽訂了《肇東市房屋征收補償協議書》,拆掉我們正在營業且效益很好的企業房產,讓開發商動工蓋大樓。我們相信政府,就遵守協議主動搬遷了,自家的房產隨后被拆掉了,開發商的大樓順利建成并賣掉了,但肇東市政府卻失信了:他們不履行協議不給我們補償!”2019年5月5日,肇東市民韋樹貴眼含淚水對再次趕到事發地采訪的《法律與生活》記者說:“政府的意見是讓我起訴開發商,把政府列為第三方,訴訟費全由政府出。我問政府為什么不直接給我補償,他說政府沒錢、沒有房子。”
 
       “市政府征管辦出面簽協議,大樓建成了卻不履行協議!”

       韋樹貴告訴記者,7年來,他和妻子無數次地找肇東市的相關領導,都是推諉扯皮,無奈之下,他們依法逐級到綏化市政府、省政府,直至進京上訪,每次接訪的人都說馬上給解決,但都無實質結果。
 
       “當年的肇東市趙市長換成了王市長,又換成了李市長,再換成隋市長,可就是不解決問題。這可給我家帶來了滅頂之災:我家無生活來源,經濟上困苦不堪;我家人憂心忡忡精神上瀕于崩潰,70多歲的老父親急火攻心腦梗偏癱生活不能自理,70多歲的老母親疾病纏身靠多種藥物維持生命,我還有正在上大學的孩子需要供養……”韋樹貴哽咽地說。
 
       肇東市陽光物業公司的《證明》顯示,2011年9月21日,該公司將170平方米的鍋爐房、35平方米的風機房、占地面積45平米的煙囪等以60萬元的價格出售給韋樹貴、聶小峰。

       “我們接手上述標的物之后,投入大量資金進行改造,建成了6個冷庫和一個停車場,并辦理了相應的營業執照、納稅憑證等。”韋樹貴之妻宋雙手指肇東市峰偉冷庫《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等憑證、資料對記者說:“我們依法自主經營,依法納稅,至動遷前一直處于經營狀態,而且效益很可觀。”
 
       2012年7月16日,肇東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辦公室與聶小峰、宋雙簽訂了《肇東市房屋征收補償協議書》。該協議的第四條明確約定:甲方(肇東市政府房屋征收管理辦公室)提供位于立國大廈樓盤住宅樓1單元1502、1602室(建筑面積99.67平米、99.67平米)及商服400平米給宋雙和聶小峰共有。
 
(肇東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辦公室與聶小峰、宋雙簽訂的《肇東市房屋征收補償協議書》)
 
       “補償協議簽訂后,我們就搬遷了,鍋爐房、煙囪等被拆了,開發商順利施工,2014年10月,工程完工。可是,肇東市政府卻不兌現承諾了:既不給我們房產,也不予以貨幣補償,我們被耍了!”韋樹貴稱,“我們上訪6年,也沒有結果!”
 
(在冷庫、鍋爐房的舊址,韋樹貴向記者出示冷庫、鍋爐房的照片)
 
       “新官不理舊賬:問題一直拖到今天!”

       “6年了,我們一直在上訪維權的路上,真是心力交瘁萬分疲憊啊!”韋樹貴氣憤地說:“但問題得不到解決,除了堅持,我們還能怎樣?!”
 
       “問題至今不解決的原因,就是因為市政府主要領導更迭新官不理舊帳!”宋雙激動地說:“簽協議時,大市長是趙市長,主管城建的是張副市長,后來大市長換成了王市長,又換成了李市長,主管城建的還是張副市長。再后來,大市長換成了隋市長,主管城建的變成了徐副市長,現在,大市長依然是隋市長,城建工作由常務副市長呂副市長代管。”
 
        “不管領導如何更迭,現在的肇東市政府與簽協議的肇東市政府是一個政府吧?!為什么不守信義不履行協議呢?”韋樹貴激動地說:“我們這拖了6年的問題在隋市長和呂副市長任內能解決嗎?我們真的是度日如年啊!我們一家老小得有生活來源,得活命啊!”
 
       拆遷辦年初時稱:會與投訴人溝通 投訴人:依然是推諉扯皮

       今年1月2日,記者就曾對肇東市政府就韋樹貴、宋雙反映的問題進行過采訪。

       為核實相關問題,記者給隋市長打電話,電話撥通沒人接聽。

       記者又給徐副市長打電話,把韋樹貴、宋雙所反映的政府失信等問題向他轉述,并請他做出回應。他說在外邊,記者問什么時候回來,他說下午。他隨后告訴記者,他安排拆遷辦進行接待。

       記者隨后找到了該辦的韓主任。

       “他們反映的問題涉及政府誠信和營商環境問題,為什么這么多年解決不了?”記者問韓主任。

       韓主任派人復印材料后,稱與投訴人溝通一下。

       因另有采訪任務,記者隨后離開肇東市。

      期間,韋樹貴向記者反映韓主任他們依然是推諉扯皮。
 
       肇東市政府:你去打官司

       2019年5月5日,帶著韋樹貴、宋雙所反映的問題,記者再次來到肇東市政府。機管局的任局長接待了記者。

      他安排人復印了相關材料,記者請他聯系呂副市長就投訴作出回應。

      此后他電話告訴記者,呂副市長和市長開會回來之后,他就把材料交給呂副市長了,呂副市長已經把這事兒交給拆遷辦的韓主任負責落實。

       5月5日,記者離開政府辦公樓后,就趕往幾公里外的拆遷辦去找韓主任。

      該辦工作人員稱韓主任不在。記者請工作人員聯系韓主任給記者回電。

       5月10號,韓主任給記者來電稱那天自己病了。隨后他告訴記者:“我和他(韋樹貴)溝通了幾次,他就沒信兒了。”

      “不對呀,他說他反復找你,你讓他打官司。”記者對他說。

        “是這樣。”韓主任稱,“但是我與韋樹貴溝通得特別好!”

        “他跟我反映跟你溝通得非常不好!”記者回應道。

       韋樹貴告訴記者,韓主任是這樣與他溝通的:“在1月7日上午一上班,我就趕到了拆遷辦,韓主任的辦公室大門緊鎖。按工作人員提供的電話號碼我給他多次打電話都無人接聽。下午1點半我準時再去,等到2點半也沒等來人,多次給他打電話,一直不接,直至關機。此后兩天,我的遭遇大致同上。在第三天下午4點半,我接通知馬上去見韓主任。我把事情來龍去脈向他敘述一遍。我把《肇東市房屋征收補償協議書》、冷庫、停車場工商執照、稅務登記證、納稅單據等材料復印一套交給了他。他讓我回家等消息。一直等到1月17日也沒信兒,我就在上午9點5分給他打電話催問。他還是不接電話。9點25分終于接通,他讓我上交情況反映材料。1月18日早7點50分,我把《關于肇東市政府失信違諾破壞營商環境的控告》材料交給了他。他一看就讓我另寫一份,我說這份材料最全面、內容完全屬實沒有必要再寫了。他只好收下。他又讓我回家等信兒。我一直等到1月25日還是沒消息,就在8點23分打電話給他,他說實在太忙,過一段時間再辦我的事。我說馬上要過年了,不能再拖了,他說‘現在忙沒時間!’就掛斷了電話。1月26日下午4點15分,拆遷辦工作人員劉世光打電話約我馬上去談話。他問我想怎么解決問題?我說政府給我補償損失。數額按2015年11月5日黑龍江鈺航價格評估有限公司作出的《意見書》中的602.7萬元評估價給付,并賠償2014年至今未進戶的損失。我不同意。他讓我回去商量一下。1月30日上午,他來電話問我考慮的怎么樣了,我說我和我愛人都不同意。他把電話掛了。2月15日早上8點我開始給韓主任連打3遍電話他才接。他也讓我打官司。我的財力、物力、人力都承受不了打官司的折磨,我拒絕了……”

       “我再跟韋樹貴溝通一下。 ”韓主任稱。

       截稿前,韋樹貴來電稱:“韓主任還是讓我起訴開發商,政府給出錢。我家這種情況,哪有精力再打官司啊?!另外,是肇東市政府跟我們簽訂的補償協議,你就該信守承諾履行協議啊,我們打哪門子官司啊?!”
 
       政府誠信是社會誠信的基石和靈魂,在構建和諧社會進程中應發揮其示范和表率作用,成為社會誠信的典范。對于韋樹貴、宋雙所反映的問題,本刊將保持關注。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排列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