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三500期走势图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服刑21年 重刑犯出獄后生活實錄

關捷 張荊  
 
  遼寧一名兩次被判無期徒刑的重刑犯在獄中服刑21年后出獄。面對母親去世、父親患病在床的困境,他找不到工作,想到再次犯罪。走投無路時,一位偉大的、非血緣關系的“母親”接納了他,使他從此走向新生。
 
\
(婚車里的馬宏軍和梁軍)
 
       傷人致死入獄成“刺兒頭”
 
  1989年3月23日傍晚,讀高中的馬宏軍走在放學回家的路上,心情有些郁悶,因為他相處了一年多的女朋友離開了他。那個大他三歲的高年級女生梁軍善良、漂亮。馬宏軍是孝子,媽媽不同意他過早戀愛,他要聽媽媽的話,可他內心很難受。
 
  馬宏軍正往家走時,路邊的樹林里突然傳來呼叫聲,一名低年級小女生跑過來向他求救,說有兩名男生拉著另一名女生往樹林里去了。
 
  馬宏軍飛快地跑進樹林,追上了那兩名男生。他們沖過來要打他。學過散打的馬宏軍打倒一人,另外一人跑了。馬宏軍囑咐那名女生趕快回家,自己也揚長而去。第二天,馬宏軍得知,那名被他打倒的男生死了。
 
  1990年,馬宏軍被法院判處無期徒刑。在監獄服刑期間,他自暴自棄,常與人發生爭執,又一次失手將一人打死,再次被判處無期徒刑。此時,他26歲。見自己出獄無望,他不僅謾罵管教民警,還毆打其他服刑人員,因此被調獄三次。面對這個遼寧省監獄史上調獄最多的“刺兒頭”,后來負責馬宏軍管教工作的民警劉建軍決定融化這塊堅冰。
 
  一天,劉建軍命人將馬宏軍帶到辦公室。馬宏軍一進門就脫掉上衣,往地上一坐,怒喝:“你不就是要收拾我嗎,來吧!”劉建軍看了看他,搖搖頭,走到他身邊,把他從地上扶了起來,倒了一杯水給他,說:“宏軍,我看了你的檔案,你是個仗義的人,只是一時性起,無意中犯了罪。既然事已經出了,就應該好好改造。我會幫你的。”這是馬宏軍出事以后聽到的最溫暖的話。
 
  一次,馬宏軍得了重病,劉建軍自掏腰包給他買好吃的,到監室去看望他,給他喂水喂飯。馬宏軍病好之后,劉建軍安排他負責帶領服刑人員學習、工作及管理紀律等事宜。馬宏軍看到了自己的價值,從此不再鬧事,開始一步步地向新生的方向走去。終于,馬宏軍累計減刑9年,在服刑21年后出獄。
 
       迷途知返期盼重生
 
  2010年,40歲的馬宏軍出獄后歸心似箭地回到了沈陽。回到家后,他看到的是罹患癌癥、無錢治病的媽媽。馬宏軍四處借錢給媽媽治病,卻無人愿意借給他。最終,他的母親離世。
 
  馬宏軍的父親身體也不好。在馬宏軍服刑的21年里,其父母靠微薄的工資把另兩個孩子帶大。為了能有錢去監獄看望大兒子,馬宏軍的父母利用業余時間掃街、賣豆腐。現在家里一貧如洗,孿生的弟弟、妹妹也在努力工作,可仍然改變不了現狀。不久,爸爸也病倒了,家里還欠了7萬元外債。馬宏軍開始反思自己這半生做的蠢事,并暗暗下定決心,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一定要做一番事業,做一個懂法守法的人。
 
  為了改變自己和家庭的困境,馬宏軍在最短時間內考了駕照并做了駕校的司機。可是,司機收入太低,還債的希望渺茫。于是,他又去開服裝廠,但運行了一段時間后賠了錢。在接下來的兩三年里,馬宏軍處處碰壁,找不到工作,辦不上低保,生活艱難。
 
  2013年,馬宏軍曾經服刑監獄的兩位民警裴向華和劉建軍出差到沈陽,特意來看望馬宏軍。馬宏軍向他們說出了自己的苦惱,賭氣地說:“不行,我再惹點兒事回監獄算了。”兩位民警立刻說:“宏軍,千萬不能這樣想。我們相信你一定能站起來,干出一番事業。我們等你的好消息。”就這樣,馬宏軍灰下去的心再度亮了起來,他決定開一家燉肉館。
 
       偶遇高中時代的戀人
 
  2014年3月的一天,馬宏軍的燉肉館開業。他雇了“二人轉”演員在門口演唱助興,氣氛十分熱鬧。沒想到,馬宏軍高中時代的戀人梁軍就住在燉肉館對面的一棟樓里。在飯店開業慶典上,他們相遇了。
 
  21年不見,馬宏軍和梁軍有說不完的話。通過談話,馬宏軍知道梁軍的丈夫已經病故,只剩下她帶著孩子艱難生活。重逢三個月后,兩顆曾經離遠的心又合在了一起。
 
  梁軍的爸爸是一名軍人,媽媽是演員,她有著極好的修養。馬宏軍21年沒有家庭生活,梁軍就像姐姐、母親一樣,無微不至地照顧他。梁軍工資不多,但她省吃儉用,將錢都花在馬宏軍身上了。
 
  2016年秋季的一天,天氣已轉涼。中午時分,馬宏軍正在睡午覺。當他覺得越睡越涼時,忽然感覺身上多了一層被子。他睜開眼一看,梁軍那雙美麗的大眼睛正深情地看著他。他把被子往臉上一蒙,無聲地流下了眼淚。梁軍也不說話,只是默默地坐在床沿上為他捶腿。
 
  一天,梁軍拿出一份保單,對馬宏軍說:“我用第一個月的退休金給你辦了醫保。”馬宏軍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那份醫保單。梁軍接著說:“我的公租房申請批下來了,我們有了自己的房子,我們就在這個新房子里結婚。而且,我把女兒的戶口遷了出去,把你的戶口遷了進來,這所房子就是我們倆的,你放心住!”馬宏軍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不相信剛剛聽到的,“我也有房子了?這個世界上也有我住的地方了?”梁軍說:“有我的,就有你的。”
 
       陷絕境幸遇幫教人
 
  此后的日子里,燉肉館賠錢關門了,馬宏軍依然到處找工作,依然沒有人要他。盡管他會開車,盡管他可以當保安,盡管他有管理能力,但他有犯罪記錄。馬宏軍的情緒低落到了極點。作為一個男人,他哪能靠女人的那一點兒養老金活著呢。
 
  馬宏軍再度陷入絕境。
 
  2018年3月初的一天,馬宏軍的妹妹對他說:“哥,我們去找傅廣榮吧,聽說她正在領一些刑滿釋放人員創業,在做全國的殯葬服務產業。”馬宏軍說:“別聽他們說得好聽,他們能要我這種人嗎?”妹妹急了,說:“哥,你不能誰也不相信。我們這個社會還是有很多好人的。”
 
  2018年 3月23日,拗不過妹妹,馬宏軍很不情愿地來到了沈陽陽光兒童村。
 
  陽光兒童村村長、66歲的傅廣榮熱情地接待了他。聽了他的講述后,傅廣榮說:“孩子,你根本就不是壞人,你只是遇到了特殊情況。媽媽現在就答應你,你來吧!到我這里來先學習后工作。以后,你要挺起腰板做人,自食其力。”馬宏軍傻了,他好久沒有聽到這樣溫暖的話了。
 
  “‘你根本不是壞人’,這是說我嗎?”愣了許久,緩過神來的馬宏軍擦了擦眼睛說:“我自己的媽媽沒了,以后我就把您當媽了!”傅廣榮說:“好啊,我認你這個兒子。你多大了?孩子多大了?”馬宏軍答道:“50歲了,還沒結婚呢,哪來的孩子?我與女友相處五年了。我們小時候就是好朋友,感情很深。她天天照顧我,開導我。可是,就因為沒有錢,我們一直結不上婚。我爸爸77歲了,現在是肺癌晚期。他怕是看不到我結婚了……”
 
  傅廣榮看到馬宏軍剛亮起來的目光又灰暗下去了,便說:“既然你認我這個媽,當媽的就要管你的婚姻大事。這樣吧,兩個月后的5月19日,你就辦婚禮。媽媽發動社會各界幫你。正好,我還有三個‘兒子’也要結婚。他們和你的情況差不多,也是剛出獄不久。媽媽給你們辦個集體婚禮。”
 
  幸福的馬宏軍趕緊給梁軍打電話,讓她來商討結婚事宜。
 
  很快,梁軍來到了陽光兒童村,傅廣榮觀察了一會兒,說:“兒子,這是個好女人,媽給你娶回家。”
 
  馬宏軍和梁軍一路歡笑地來到了馬父住院的病房,馬宏軍對父親說:“爸,我見到傅廣榮了。她不但給我安排了工作,還要給我辦婚禮,就在5月19日。”父親說:“我猜到了,我就說能行。兒子,爸一定等到你結婚那天,爸能挺住疼痛……”說罷,老人流出了眼淚……
 
  可是,新的問題又來了,本來馬宏軍和梁軍的女兒麗麗(化名)相處得很好,但她聽說媽媽要與馬宏軍結婚,馬上給馬宏軍打了電話說:“舅,我不是不同意你們結婚,主要是我以后入黨,將來孩子入團、出國,都要受影響呀!”麗麗的話像一盆冷水潑了過來。為此,馬宏軍連續喝了幾天悶酒。梁軍勸也勸不動,只好給傅廣榮打了電話。
 
  傅廣榮聽明白情況后,給麗麗打電話說:“孩子,你聽奶奶的。奶奶是律師,這事我知道,你將來入黨,你有了孩子后,他(她)的入團、出國都不會受任何影響,放心吧。奶奶問你,馬舅舅人怎么樣?”麗麗說:“馬舅舅對我可好了。平時我求他辦什么事,他從來都說一不二的。”傅廣榮說:“寶貝,那還不快去祝福他們!”很快,梁軍接到了女兒的電話:“媽,告訴我舅,你們好好過日子,我要孝順你們!”
 
  聽聞女兒這番話,梁軍激動不已,迅速告知馬宏軍,兩人沉浸在幸福的憧憬中,期盼婚禮早日到來。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排列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