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近100期的开机号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長治高新區房地產商實名舉報原紀工委書記疑云

  本刊記者/張翼羽

  長治市高新技術產業區(以下簡稱高新區)于1992年11月經山西省人民政府批準成立,是山西省最早成立的五家開發區之一,規劃面積7.53平方公里,管轄捉馬、史家莊、化家莊和小化家莊四個村。據百度百科顯示,史家莊村位于長治市西北部,距離長治機場7公里、太長高速公路出口8公里,有焦太鐵路線南北貫通,交通極為便利,地理位置特別優越,具有相對優勢的區位發展條件。

  山西兆盛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兆盛公司)法定代表人陳兆平稱:2012年9月15日,高新區土地分局對史家莊村城中村改造用地,在《長治日報》上刊登了出讓公告。隨后,作為唯一一家參與此次拍賣活動的兆盛公司,出現在公開招拍掛現場,并成功中標。

  而此次中標,也為以后的一連串事件,拉開了帷幕。

  實名舉報信

  “我實名舉報高新區原紀工委書記程某英(現在長治市紀檢監察干部監督室工作)。她在我公司落實史家莊村城中村改造、新農村建設的過程中,向我公司索要15畝土地和一套房屋。在遭到我公司拒絕后,疑似對我實施了多次報復行動。”陳兆平與本刊記者一見面,就如此說道。隨后,他向記者提供了自己從2017年9月開始寫的一封封舉報信,同時,他還表示,這些舉報信他都分別郵寄給了相關部門。

  在一封封舉報信和敘述中,陳兆平稱:“作為高新區原紀工委書記的程某英在2014年,通過長治市開發區(現高新區)土地分局何局長、史家莊村委會主任王主任和村支部書記原書記向我施壓,向我公司索要價值6000余萬元的土地15畝,我沒有給。過了一年,程某英又通過史家莊村委主任王主任向我施壓,索要我公司開發的長治市保寧門西街世紀嘉園住宅價值70余萬元的140平方米房屋一套,我也沒有答應。”

  對此,記者采訪了高新區土地分局何局長,他表示:“在地還沒有拍下來之前,程某英在我辦公室說過要十來畝的地。在地拍下來以后的2014年年初,程某英在我的辦公室再一次說在城中村改造過程中,她想要十來畝地,要做點兒事。我就找當時的史家莊村委主任王主任和村支部書記原書記說了這件事。我也把陳兆平叫過來說了這件事。長治市紀律檢查委員會也成立的核查組調查過這個事,我也提供筆錄了,這個不假。過程就是這個過程。”

  在采訪史家莊村委會主任王主任時,他表示:“我連任四任了村主任。我們這在2012年開始的城中村改造,2014年房子蓋成。2014年,我們在高新區辦公室辦公事,程某英叫我去她的辦公室,說要留一套房子,還要好點兒的樓層。我說行,我回去和陳兆平說。當時就是我在場,我出來以后和我們村支部書記說了一聲。回來后,我就和陳兆平說了這個事。陳兆平就給她留下了一套房屋,但沒過戶。”

  “我們村王主任跟我說了程某英要一套房子的事。要地是高新區土地分局何局長跟我說的,說程某英想要一塊地,大概十多畝,讓我去和陳兆平說一聲。回來以后就和陳兆平說了。”史家莊村村支部書記原書記向記者說道。

  2018年4月14日,在長治市新聞中心王主任的協調下,《法律與生活》雜志社向長治市紀律檢查委員會(以下簡稱長治市紀委)傳真了采訪函,對兆盛公司實名舉報事件,提出如下采訪:“1.貴單位在是否收到過兆盛公司的上述實名舉報內容?什么時間收到的?2.兆盛公司實名舉報內容是否屬實?貴單位對此否有過調查?如有,結論如何?如沒有,原因是什么?”

  2018年4月17日,長治市紀委對上述事件給予了回復稱:“2017年11月10日、11月17日、12月26日,我委先后收到兆盛公司法定代表人陳兆平反映高新區紀工委原副書記程某英索要土地15畝和房屋一套的問題線索。2017年11月13日至12月30日,我委組成核查組對所反映的問題線索進行了認真核查。經詢問高新區國土資源局局長何局長、史家莊村原村支部書記原書記、原村委會主任王主任,均否認‘程某英通過其向陳兆平索要15畝土地及一套房屋’一事。同時,核查組還與舉報人陳兆平、被舉報人程某英及其相關人員進行了談話,調取了兆盛公司監控視頻,核實了相關證據。經核查,現有證據不能證明舉報人陳兆平反映程某英曾向其索要15畝土地、一套商品房的問題成立。”

  涉嫌串通投標罪的調查

  “2017年,我被長治市潞城市公安局以‘串通投標罪’進行調查。我覺得公安局的調查沒那么簡單,是不是和我拒絕程某英索要土地和房屋事情有關系。但在2012年10月的公開招拍掛現場,她作為高新區紀工負責人是全程監督的,這都過去五年了,怎么又說我是串通投標呢?而且,為什么是潞城市公安局立案而不是高新區公安局呢?在整個調查過程中,我雖然配合了調查但并未收到過任何書面通知,即使是后來潞城市公安局以證據不足撤銷了對此案的調查,我也始終未收到任何文書。”陳兆平表示,他手里的潞城市公安局向高新區土地分局和史家莊村委送達的其涉嫌串通投標罪的調取證據通知書以及撤銷案件決定書,也都是后來獲得的。

\
\
\

  為弄清這一事件,記者采訪了潞城市公安局法制辦公室趙主任,他表示:“我不了解這個情況,這個案子是紀檢委安排到長治市公安局,長治市公安局指定到潞城市公安局辦案的。實際上不是潞城市公安局的管轄,是長治市公安局指定的。具體細節我不知道。”而在潞城市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員的協助下,他告知記者,經過電話聯系,潞城市公安局經偵大隊常大隊長表示:“我不知道這個案子,是長治市公安局自己辦的案子,指定到潞城市公安局,從這出手續的。”當記者提出采訪辦理此案的兩名民警時,這位工作人員表示:“兩名民警去太原培訓了,我也不知道他們的聯系方式。”

  因為在高新區紀律檢查委員會采訪過程中,高新區紀工委季書記在協助記者采訪過程中,通過她的電話,讓記者接聽了山西省紀律檢查委員會任書記來電。在電話中,記者向任書記表達了想就此事件向程某英本人采訪的意愿,任書記表示:記者可對此事件向程某英本人進行正常采訪。同時,長治市新聞中心王主任也對記者表示,可以自行去采訪程某英,他不便聯系對方。

  隨后,記者對于陳兆平的以上舉報內容,撥打了程某英的電話,但對方未接聽。在記者給其發送“……想就兆盛公司實名舉報您一事采訪您,您方便接受采訪嗎?”的手機信息后,至今未得到回復。對此事,本刊將繼續追蹤報道。

(責任編輯:亦小編)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排列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