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排列三开奖号码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投訴 >

“藥販子”的隱秘江湖

本文與中央電視臺《經濟與法》欄目聯動

  社會上流行著一種不正當的收販藥行為,在整個利益鏈條中似乎沒有受害人,人人都能獲利。但實際上,每個人都將成為受害者。當藥品脫離正規的監管渠道,必將對公眾的用藥安全構成威脅。

“藥販子”的隱秘江湖

文/李文斌

  鬼鬼祟祟的搭訕者

  《法律與生活》2015年年初,在天津市南開區文水路和烈士路附近,出現了一群人,天天在附近幾個小區里游蕩,時不時地找大爺、大媽搭訕,且每人手里都拎著大紙盒子或拿著黑色塑料袋,鬼鬼祟祟的。過不了多長時間,他們的袋子便裝滿了東西。

  這些人每天一大早出來,臨近中午滿載而歸。當地很多居民不堪其擾。

  當地警方對此事并不陌生。這種事情在當地曾屢次出現,而且近兩年有愈演愈烈的勢頭。早在十幾年前,在天津市南開區的這片區域就出現過一些人四處活動。他們來天津大量收購并轉手販賣一種特殊商品,即人們熟悉而陌生的藥品。說它熟悉,因為誰家都有些藥;說它陌生,因為他們收購的藥品大部分是特殊的醫保藥品。

  天津市南開區不斷聚集的藥販子走街串巷,專門從居民手里收購各種醫保藥品,如治療糖尿病、高血壓、癌癥等疾病的藥品。

  2015年4月,天津南開警方再次接到群眾反映,一批藥販子又開始在文水路、烈士路附近大肆活動。據警方初步偵查這些藥販子的人數和活動規律,感覺附近可能隱藏著一條大魚。于是警方決定“放長線釣大魚”,暫時先不動這些底層藥販子,暗中偵查,尋找他們的上線。經過將近一個月的偵查,偵查員發現收藥人從小區里收完藥后,集中拿到一個固定地點交易。

  通過跟蹤和摸排,警方逐漸掌握了這個團伙的內部情況:這些街頭藥販子背后隱藏的是一對夫妻——范凱(化名)和趙茗(化名)。他們會給一些老鄉傳授經驗,然后,指揮這些走街串巷的小藥販子搖身一變,成為老鄉們的上線。

  這對夫婦極有可能是這個團伙的組織者或者說是一個高級別的大藥販子。如果這個推測成立,那么,意味著他們手里聚集著大量小藥販子收來的醫保藥品。這些藥品儲存在什么地方?下一步又會流向哪里?

  通過暗中跟蹤,警方發現,這對夫婦十分狡猾,他們的藏身之處并不在南開區的收藥點附近。而且,范凱曾被公安機關處理過,具有很強的反偵查意識,行事十分謹慎。警方只好與范凱夫妻保持一定的距離,暗中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

  4月5日中午,偵查員在跟蹤過程中親眼目睹了范凱夫婦半路與另一撥嫌疑人進行交易的場面。待他們交易結束后,偵查員繼續暗中尾隨范凱夫婦。一個小時后,偵查員終于找到了他們的藏身之地——天津市近郊某小區居民樓的地下室內。彼時,警方尚不確定此處為存放回收藥品的倉庫。

  2015年5月6日,南開區警方決定收網。由于不確定范凱夫婦的具體位置,警方想了一個巧妙的辦法:開車蹭了范凱停在樓下的汽車。通過交通事故報警的方式,引蛇出洞。范凱剛一下樓,便被幾名偵查員當場控制。隨后,偵查員在范凱的住處發現了各種抗癌、降糖、降壓類藥品,且價格不菲。如抗癌的紫龍金片,一盒的市場價為近200元。

  經初步統計,現場查獲的藥品價值超過50萬元。通過進一步的審訊,警方查明,范凱收來藥品后,會集中通過附近的物流公司不定期地發往沈陽等地,交易額將近百萬元。其總案值創下了近年來天津南開警方查獲的此類案件之最。

  天津警方打掉了范凱夫婦非法收販藥團伙后,文水路、烈士路附近的違法收販藥現象明顯得到遏制。

  重操舊業的販藥者

  活躍在天津市南開區的藥販子們并沒有因為范凱夫婦的落網而銷聲匿跡,他們中的一部分藥販子悄悄地轉移了陣地。就在范凱夫婦被刑事拘留審查起訴期間,在天津南開區的另一個派出所——長虹派出所的轄區內,又出現了新情況。

  2015年7月,長虹派出所接到群眾舉報,在附近一個小區內的幾間平房中,經常有成群的人進出,每個人都神色異常,提著編織袋或者黑塑料兜,感覺非常可疑。

  警方立即派人暗中展開調查。很快,警方發現這個極其破舊簡陋的平房院落里聚集著大量藥販子。這處院落的位置十分特別,獨門獨院,外人不易靠近。里面究竟是什么情況,偵查員一時難以掌握。

  通過近一周的外圍調查和蹲守,警方摸清了這伙人的活動規律。警方發現,每天中午前后,這個院子里的藥販子最多。如果這時收網,最有利于人贓并獲。于是,南開警方決定于2015年7月9日中午1點集結警力封鎖這個院子,“來個甕中捉鱉”。

  最終,警方在這個小院里當場控制了27名涉嫌非法收售藥品的犯罪嫌疑人。其中,在一個大約有10平方米的小屋內,竟然擠了十幾個人。進一步搜查后,這幾間平房里所儲存的藥品數量和種類,令警方感到震驚。警方在這個窩點現場收繳的藥品足足打了大大小小十幾箱。這是近年來天津南開警方查獲的此類案件中藥品種類最多的一起案件。

  這些底層藥販子們供述,他們每天會出去回收各類藥品,然后集中到這個院子里進行交易。大量收購來的藥品在這個院子里進行集中和整理后,再根據需要流向相對偏遠的地方。

  雖然在2015年5月和7月南開警方連續破獲兩起違法收販藥的大案,刑事拘留和處罰了一大批藥販子,但是,當地違法收販藥的現象似乎并未消弭。

  事實上,我國《藥品流通監督管理辦法》明確對藥品生產、經營企業購銷藥品進行了嚴格監管規定,禁止非法收購藥品。同時,我國《刑法》等相關法律法規也規定,個人違法收販藥涉嫌犯非法經營罪。但是,實際操作過程中,也出現處罰不易的現象。

  由于很多街頭小藥販子的流動性大,手里不囤貨,收來的藥當天賣給上家,所以他們被抓獲時的涉案金額往往很難達到法律規定的5萬元標準。執法者無法追究他們的刑事責任,只能由藥監部門對他們進行行政處罰。由于藥監部門沒有公安機關的強制手段,所以藥販子們離開后往往一去不返,造成難以處罰的尷尬局面。再加上巨大的利益誘惑,很多藥販子會換個地方重操舊業。

  記者調查發現,藥販子們用市場價1/3左右的價格就能收到各種藥品,轉手賣出后,又有巨大的利潤空間。在這個黑色的販藥鏈條中,除了獲利豐厚的藥販子外,還有一些貪圖蠅頭小利的患者,成了藥販子的貨源。

  在整個收販藥的利益鏈條中似乎沒有受害人,人人都能獲利。但實際上,每一個參加醫保的人都將成為受害者。當這些藥品脫離了正規的監管渠道后,不僅擾亂了市場秩序,更令藥品失去了質量保障,必將對公眾的用藥安全構成巨大威脅。

  小貼士

  藥品是特殊商品,用藥安全事關每個人的生命和健康。人們可以通過藥盒上的一組電子監管碼在中國藥品電子監管網上查詢真偽以及該藥的基本信息和流通信息。如果是從藥店購買的藥品,但是該藥品的流通信息顯示是流向某家醫院的,或者出現其他與您購買渠道不符的情況,可向當地藥監部門進行舉報。

摘自《法律與生活》半月刊2015年10月上半月期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排列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