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3预测10对10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法庭內外 >

大學生搶現金,是為了配合“警方”辦案

  一名就讀上海某名校的大二學生公然在上海鬧市街頭搶奪現金。落網后,他竟然對偵查員說他是在配合北京警方完成一項秘密任務,驚得偵查員一時說不出話來……案情大白后,又讓所有人驚得無法解釋。這到底是一起什么離奇的案件呢?

  

文圖/楊柳

  尋找“雙肩包男子”

  《法律與生活》 上海市楊浦區五角場環島商圈是上海市重要的城市新地標。2015年7月24日傍晚時分,許小姐走進地處翔殷路上的農業銀行五角場支行ATM機房內取了2萬元現金,放入隨身攜帶的拎包內,拐進了一旁的國庠路。突然,一名20多歲的男子從她左邊沖上來,搶走了她手中的拎包,很快就消失在人流中。

  接到許小姐報案后,上海市楊浦公安分局刑偵支隊立即會同五角場環島治安派出所組成專案組展開偵查。許小姐告訴偵查員,歹徒上身穿白色T恤衫,下身穿黑色褲子,肩背一個雙肩包(以下簡稱“雙肩包男子”)。

  “雙肩包男子”的搶奪時間僅幾秒鐘,可能沒有引起路人的注意,偵查員沒有找到現場目擊者。好在街頭的監控錄像清晰、完整地錄下了搶奪全過程,偵查員很快在監控畫面里找到了“雙肩包男子”的身影。經許小姐辨認,確定此人就是搶奪她錢款的歹徒。

  據監控畫面顯示,案發前5分鐘,“雙肩包男子”邊接聽電話,邊在農業銀行五角場支行門口不遠處徘徊,雙眼緊盯著進出銀行的人員。3分鐘后,他飛快地穿過銀行門前的廣場,徑直奔向剛從銀行ATM機房取款出來的許小姐。接下來,“雙肩包男子”的舉動讓偵查員有點兒看不懂了。只見他奔到許小姐后面時,居然毫無顧忌地把頭朝許小姐前面湊近,似乎是在窺探許小姐拎包里的錢款。

  偵查員很納悶兒:這個“雙肩包男子”的舉動實在太明目張膽,居然對作案動作沒有一點兒掩飾。如果此時許小姐的腳步稍有停頓,他們兩人就會撞個滿懷。如此莽撞地作案,顯然不符合搶奪作案的犯罪心理。而他不停地接聽著的電話,又是誰打給他的呢?

  在查看了大量的街頭監控錄像后,偵查員排查出了一條重要線索:7月24日下午3點半,“雙肩包男子”已經游蕩在案發現場附近。

  根據監控錄像提供的線索,偵查員一路追蹤到軍工路上的一所大學,鎖定一棟學生公寓樓。經過一整夜縝密偵查,偵查員確認住在五樓某寢室的大二學生陳樺有嫌疑。7月25日下午1點半,偵查員在陳樺的寢室內將其控制,當場查獲他搶許小姐的那個拎包以及作案時他穿的白色T恤衫、黑色長褲和黑色雙肩包。

  劫匪與“警方”的秘密

  人贓俱在,偵查員當用手銬銬住了陳樺的雙手。誰知,就在這一瞬間,陳樺口中猛地迸出一番話:“警察,你們為什么要抓我?是你們叫我去搶的呀!我是配合你們在執行你們給我下達的任務啊!”

  陳樺的話把偵查員給“震”住了:“什么?是我們叫你去搶許小姐拎包的?難道我們警察是這起搶奪案的共犯?”

  “你說是警察叫你去搶錢的,那么你告訴我們,是哪個警察叫你去搶錢的?又是為什么叫你去搶的?搶來的2萬元錢現在又在哪里?”負責承辦此案的朱警官是一位有著多年辦案經驗的老偵查員,他問陳樺。

  陳樺理直氣壯地回答:“我承認,那天下午我是搶了那個小姐2萬元錢。可是,我不能告訴你們我為什么要去搶錢和錢又匯到哪里去了,這是一個不能對任何人說的重大秘密。”

  陳樺守口如瓶的“重大秘密”究竟是什么?最終,在朱警官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感化教育下,并且承諾替他保守“秘密”之后,陳樺開口了。原來,促使其在光天化日之下搶許小姐錢款的“動力”,只是來自于一個電話。

  7月24日中午,陳樺躺在寢室床上玩手機時接到一個電話:“你好!是陳樺嗎?我是上海郵政,你有一封北京朝陽區寄來的銀行貸款掛號郵件一直沒有簽收領取,請盡快前來領取。”

  聽到對方這么一說,陳樺感到莫名其妙,自己從未去過北京,怎么會有北京寄來的銀行貸款郵件啊?他當即在電話里予以否定。誰知,對方認真地告訴他:“陳樺先生,如果你真的沒有在北京的銀行辦理過貸款,那么,就是你的身份信息被犯罪分子盜用了,我們建議你立即向北京警方報案。”于是,電話那端的“上海郵政”工作人員迅速把電話轉到了北京“朝陽區公安局”,一位自稱姓李的“警察”接聽了陳樺的報案電話。

  “李警官”在電話中嚴肅地對陳樺說:“根據我們的偵查,發現你涉嫌把自己的銀行賬戶出賣給一個金融犯罪集團頭目從事犯罪活動,現在你必須主動向朝陽區公安局投案自首,爭取從寬處理。否則,我們就會立即派人到上海對你實施逮捕。”

  聽完這番話,陳樺頓時全身顫抖,解釋道:“李警官,我是一個在校大學生,沒有把銀行賬戶出賣給壞人過呀!”

  “李警官”說:“按照公安局的辦案流程,我現在先在電話里對你做一份筆錄。如果你確實沒有出賣銀行賬戶,就必須向警方提供能證明你清白的證據。”

  陳樺懵住了:“李警官,我到哪里去找證據啊?”經過一番哀求,最終,“李警官”告訴陳樺,經請示領導同意,決定讓他先支付1.2萬元保證金后再說。“李警官”當即就給了陳樺一個銀行的安全賬戶,要求他當天必須把這筆錢匯出,否則,就會立即對他實施抓捕。同時,“李警官”還告誡陳樺,此事涉及警方的辦案機密,不得向任何人泄露。

  1.2萬元,對陳樺這個來自于云南貧困地區的在校大學生來說,無疑是一筆巨款。走投無路的陳樺只得以上輔導班為名向家人要錢。陳樺的父親是一所鄉村學校的代課教師,他咬著牙把家里僅存的2000元錢加上向村里的鄰居、親戚東湊西借而來的1000元迅速匯給了陳樺。

  收到父親匯來的3000元錢,加上自己的400元零用錢,陳樺趕到農業銀行五角場支行,把3400元錢匯入了“李警官”提供的安全賬戶內,并給“李警官”說:“李警官,我已經把身上所有的錢都匯給你了,實在拿不出更多的錢了。”

  不管陳樺怎么哀求,“李警官”一口咬定1.2萬元保證金一分都不能少。過了一會兒,“李警官”突然轉口說道:“我剛才從指揮中心得到一個重要情報,現在有一個跨國金融犯罪集團的女同伙正在你剛才匯錢的銀行里提取贓款,你馬上去把她取出來的贓款搶過來。這是給你的一個立功贖罪的好機會,只要你把這個犯罪女同伙手中的贓款搶過來,然后匯給我上交國庫,那筆保證金就可以替你免掉。”接著,“李警官”把那個跨國金融犯罪集團女同伙的體貌特征告訴了陳樺。

  在“李警官”再三催促下,陳樺按照他在電話中的指引,圍著農業銀行五角場支行的ATM機房轉了一圈,果然在最里面的一間看到一個外貌特征與“李警官”說得很相似的年輕女子。于是,當許小姐走出銀行時,陳樺毫不猶豫地朝她沖了過去……

  匪夷所思的作案動機

  朱警官聽完陳樺的交代,按照陳樺手機上的來電記錄,撥通了那個區號為010的北京“朝陽區公安局”的固定電話。對方很不耐煩地說:“你打錯了,我這里是上海的電話。”不等朱警官再追問,對方已經掛斷了電話。毫無疑問,這個區號為010的電話號是實施電信詐騙的號碼。據相關記錄顯示,7月24日案發這天,這個電話號與陳樺的手機通話次數達22次,總時長288分鐘,近5個小時。

  隨著調查的深入,朱警官得知,其實,早在2015年4月底,陳樺就遭受過一次電信詐騙。當時,他接到一條北京“法院”發來的短信,告知其在淘寶網購物時沒有付款,現在淘寶網已經將其告到法院。他按照短信上留下的電話打過去詢問,一名“法官”對他說,因為其惡意透支,法院判決后會立即到上海拘捕他,除非他把6000元欠款付清。

  陳樺被嚇懵了,當即就向同學借了4000多元,加上自己的生活費,匯到了北京“法院”指定的“安全賬戶”上。之后,他再也聯系不上那個“法官”了。直到后來當他看到貼在學校寢室樓宣傳欄里的防范電信詐騙海報,又去網上查了一下,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

  既然有了前車之鑒,那么,陳樺為何會再次重蹈覆轍呢?朱警官問他:“知道自己受騙,為什么不報警?也沒有和班里的同學說起過嗎?”

  陳樺說:“我這個人性格比較內向,又很愛面子,被騙后怕別人笑話,所以沒有告訴任何人。”

  朱警官問他:“這么說,你應當知道這次又遇到電信詐騙了,可怎么又會再次上當?”

  陳樺解釋道:“當我聽到騙子說‘國際金融犯罪集團’、‘便衣警察’什么的,說得都像真的一樣,我心里很害怕,于是就不知不覺地按照他們說的做了。”

  案情調查到這里,一切總算真相大白。陳樺搶奪了許小姐的拎包逃回學校后,包內的2萬元現金除了支付100元出租車費、留下300元做生活費,余下的19600元,他當晚就在學校的ATM機上匯到了“李警官”提供的安全賬戶上。隨后,他把許小姐的那個拎包藏入寢室衣櫥后面。

  在陳樺被警方抓獲后沒幾天,其父親就焦急地趕到了上海。他告訴朱警官,兒子是他們全家的驕傲,從小學到高中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雖然家境貧困,但他們節衣縮食助其上學,就連陳樺到上海讀大學的學費也是向銀行辦的助學貸款。他想不到,這么一個優秀的兒子,如今竟然淪為搶奪嫌犯。此時,這位純樸的鄉村老教師悲憤得欲哭無淚。

  一名年輕大學生,居然上演了一幕荒唐不堪的鬧劇。承辦此案的朱警官痛惜地問陳樺:“你想想看,警察怎么會讓你去借高利貸?警察怎么會讓你到鬧市街頭去搶錢?”面對如此簡單的是與非、黑與白的常識性問題,陳樺始終耷拉著腦袋,沉默無語,面無表情的臉上一片迷茫。

  目前,為徹底打掉假冒“北京朝陽警方”對陳樺實施電信詐騙的犯罪團伙,警方正對此案進行深入偵查。考慮到陳樺的認罪態度和將來的前途,警方對他作出了取保候審的決定。(文中犯罪嫌疑人陳樺系化名)

  摘自《法律與生活》半月刊2016年5月上半月期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排列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