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近500期走势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河北懷來縣東花園鎮涉嫌違法征地 村民告狀無人管

\
  《法律與生活》雜志社記者 鄧秋軍

  望著自己的承包地里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樓,河北省懷來縣東花園鎮東榆林村的一些村民感到氣憤而無奈。占用他們耕地的是懷來鼎興投資開發有限公司(下稱“鼎興公司”)修建的懷來八達嶺孔雀城·航天五院商品房項目。因為沒見到征地批文,也沒有按征地合法流程走,賠償也沒有達成協議,目前仍有7戶村民拒絕在征地協議書上簽字,拒領征地補償款。他們訴諸政府、法院、媒體,期望問題得到重視和解決,能夠挽回經濟損失,但至今未果。2017年7月3日——7日,記者來到懷來縣進行采訪調查,發現在征地方面,存在違法違規征地問題。很多村民對該村支書趙合利意見很大,舉報其存在諸多違紀違法經濟貪腐等問題。

  沒有手續強征地 村民告狀也枉然

  懷來縣東花園鎮東榆林村緊鄰北京,距北京市延慶區政府所在地僅15公里,緊挨京藏高速公路,因具有區域優勢和便捷交通,近年來,倍受房產地開發商青睞。坐落于懷來縣東花園鎮的八達嶺孔雀城,是由懷來京御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京御公司”)開發興建的大型房地產項目。有知情人稱,八達嶺孔雀城整體規劃占地8000畝,既建有高檔別墅,也有高層住宅,規劃居住3萬戶,常駐人口規模可達10萬人。開發商京御公司隸屬于華夏幸福基業股份有限公司,而鼎興公司則是京御公司的全資子公司。

  2015年5月,東花園鎮政府為鼎興公司在東榆林村征地300余畝,開發建設八達嶺孔雀城·英國宮商品房項目。此次征地涉及村民80余戶,因部分村民認為征地款及地上附著物賠償不合理,拒絕簽字,一直到現在,樓都建起來了,仍有7戶村民未簽字領款,而7戶村民所承包的51畝耕地早已被圈占蓋樓。

  村民杜彩仙、趙樹剛等人反映說,2015年10月30日,東榆林村村支書、村主任趙合利在部分村民拒絕簽字的情況下,召集一些社會人員,開著挖掘機、推土機,把這些村民被征土地上的果樹和莊稼、葡萄等農作物強行鏟除。此后,開發商開始進場施工。

  “那次征地沒有拿出征地批文,沒有召開村民大會,也沒有公布征收土地的補償條款以及各種征收土地的手續,一切都是村支書趙合利口頭傳達的。”一位村民說,“趙合利說,土地按照每畝耕地6萬元賠償,地上附著物視農作物價,賠償標準從每畝8000元到66000元不等。”

  從那時候開始,村民們走上了漫漫維權路。“我們先是去了鎮政府,向鎮領導反映情況,鎮長陳玉良當時的態度很不好。他說推就推了,這是上面的政策,誰讓你們不簽字?你們告就告,想上哪里告就上哪里告!”

  接著,這些村民向懷來縣信訪局反映情況。懷來縣信訪局受理后,根據相關規定,明確由東花園鎮政府妥善處理此事。然而東花園鎮政府并沒有進行調查處理。記者從一位村民手機內看到了東花園鎮政府向懷來縣信訪局報送的辦理回復的截圖。回復中,東花園鎮政府稱“對于信訪人反映的強推問題,鎮政府并不知情,鑒于權責所限,由鎮政府調查處理難度較大”。

  “鎮政府怎么可能不知情?這明顯是在推諉。”村民對鎮政府的說法并不認同。

  村民反映的問題沒有引起當地政府部門的重視,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他們決定強行阻止開發商施工,維護自己的權益。2016年4月4日,部分村民圍堵了工地大門,雙方由此發生沖突,開發商選擇了報警,縣公安局來了數十位民警,強行帶走12位村民,后來拘留5人。

  村民高永利選擇通過司法途徑進行維權。他向懷來縣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起訴東榆林村村委會和開發商鼎興公司。稱“2015年10月,二被告串通強行侵占原告的土地。”要求二被被告將自己承包及開墾的土地恢復原狀,并賠償經濟損失7435元。

  2016年6月9日,懷來縣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裁定書編號:(2016)冀0730民初662號),駁回了高永利的訴訟請求。但高永利仍認為村委會和開發商涉嫌違法占地。他向記者出示了懷來縣人民政府頒發的《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證書明確“承包期由1999年11月20日起至2029年11月20日止,30年不變。承包方在承包期內對土地的經營權受法律保護。”

  “土地承包證還在我手里,但是房子已經蓋起來了,項目名稱是孔雀城•航天五院,而且聽售樓員說都賣完了。這個項目取得土地證了嗎?是不是違法建筑呢?”高永利質疑道。

  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焦超律師指出,“只有國家才有權征收,現實中授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以及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行使,由區縣國土局具體辦理。村委會、開發商無權征地。”

  征地涉嫌少批多占 賣地巨款去向成謎

  記者請懷來縣國土局出示2010年以來征占東榆林村土地的手續,后來國土局出示了7份土地使用證復印件。這7份土地證還包含了與東榆林村相連的其他村子的地,總共有440畝。而村民沈江城等人說,因為“八達嶺孔雀城”項目的快速推進,東榆林村從2010年以來7次征地,至今已被征走1500畝。

  對此,北京京益律師事務所主任焦超律師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因為國家對各級政府用地審批有著明確的權限規定,有的地方政府為了規避上級審批,就將土地化整為零,把審批控制在自己可控范圍內。“如果占地的審批數量和實際數量存在出入,而且拿不出占用、轉用的審批手續,那么就很可能存在少批多占、未批先占的違法行為。”焦超律師告訴記者。

  村民反映,東榆林村村委會賬目讓人感到很蹊蹺。2016年6月份,懷來縣紀委調查組在查過村委會賬目后,告訴村民賬上有3300萬元,可到了2016年10月份,該村公布的賬目是2700萬元。而在6——9月份,東榆林村還賣了200多畝的集體土地。而在這個期間,村里并無新建項目需要投資。村民問:那這中間相差的600萬以及賣地的上千萬元資金都哪里去了呢?

  紀委調查組的負責人唐永亮告訴村民,村委會賬目上確有270萬元下落不明。

  7月6日,記者給唐永亮打電話詢問對趙合利的調查結論,他說,趙合利確實存在問題,調查結論我們對上級組織匯報,已經對趙合利給予了處分。

  村民向記者反映說,幾年前,在征地過程中,趙合利曾伙幾個同村民造假,騙取到手200多萬元補償款,后來幾個一起參與的村民一夜暴富,先后購買了中高檔轎車。村民提供的電話錄音顯示前任鎮長承認有此事。村民說趙合利在幾個地方有數處房產,有兩輛豪車,而他本人并無從事經營創收,無其他收入來源。巨額財產哪里來?

  村官變身“路霸” 私自設卡收費

  村民反映趙合利除了利用職權侵占村集體利益之外,還在村口公路上私自設卡收費。

  東榆林村緊鄰京藏高速公路,村子不遠處,就是北京市延慶區康莊鎮西康檢查站。7月4日,在通過東榆林村的公路邊上,記者看到有十多輛滿載貨物的大貨車停靠在路邊。村民告訴記者說:“這些車都是等著天黑以后準備從我們村過去的。許多超載的,違法裝運危險品、禁運品的卡車都不從西康檢查站那過,直接從我們村里繞過去,就能暢通無阻地進入北京及其他地方。村支書趙合利自2006年開始,以村委會的名義在村口設卡收費。收費標準是每輛卡車少則100元,多則500元。每天過往的卡車有數百輛之多,一天就有數萬元收入。被安排收費的都是他的親戚朋友。”

\

  記者在村口看到一輛無牌中巴車,這就是趙合利設的“收費站”。“只要遇到上面檢查或者有人舉報,車就提前開走,等風頭一過,又開回來。”幾位村民異口同聲地告訴記者。

  村民沈江城說,趙合利是從2004年開始設卡收費的,村民們也多次上告,可這里有巨大的利益鏈,任憑村民怎么告,上面就是睜只眼閉只眼,一直沒人管。

  一個村民給記者算了筆賬:一晚上少則收費數萬元,多則有10萬,每天有數百輛大貨車通過,一個月收費就是上百萬到數百萬元。一年少說有上千萬。趙合利從2004年就在私自設卡收費,已經收了十幾年了,他到底收走了多少錢?大車夜晚從村里公路通過,不僅有噪音有尾氣污染,而且還壓壞了村里三公里長的公路。趙合利從村委會賬戶上支出100多萬來修路。因為村民意見很大,有人告狀,他又從設卡收費的錢里拿出30萬交到了村委會。

  村民氣憤又不解地問道:“趙合利把那么多不合規的大貨車都放走,又給北京市以及其他地方道路交通帶來多少安全隱患?我們都告了多年了,怎么就沒人管呢?”

  7月6日,記者冒雨趕到東花園鎮鎮政府,鎮紀委書記、包村干部田鵬越接受了記者采訪。田書記說,對于記者要采訪的涉嫌違法征地問題,趙合利本人的貪腐問題,他需要時間來調查核實,待核實清楚以后答復。對于村民反映趙合利違法設卡收費問題,田鵬越告訴記者,設卡收費的事情是村里幾個地痞的個人行為。

  記者提出采訪一下趙合利,當面核實一下村民反映的問題。田鵬越告訴記者,趙合利一大早就到北京看病去了,不在村里。然而事后卻有村民告訴記者,趙合利哪兒也沒去,就在村里,記者離開后,趙合利還邀請幾名鎮干部到飯館吃飯去了。

  至于懷來縣紀委調查組到底查出了趙合利什么問題,處分之后為什么仍然留任村支書村主任,村民們百思不得其解。截止到記者發稿時為止,記者一直沒有收到東花園鎮政府的答復,而東榆林村的村民向記者反映:趙合利依然在村里公路上設卡收費,大貨車依然絡繹不絕地馳過東榆林村,發動機轟鳴的馬達聲打破了村莊夜晚的寧靜。

采訪后記:

  我們經常聽到,“別拿豆包不當干糧,別拿村官不當干部”。十八大以來,小官腐敗問題逐步走進公眾視野,各地曝出村干部集體或個人違紀違法案件。這些案件大多涉索賄貪污、挪用公款、套取國家補貼、農村集體土地征用、房屋拆遷、農村賄選等。

  亂象暴露出村級權力監管的盲區。村支書、村主任等村“一把手”往往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個人強勢,在基層政權中實行“一言堂”。少數村干部在利益驅動下容易抱團作案,極易突破審批、財務監管等制度制約。

  實際上,對于基層干部的貪腐謀私,特別是村干部貪腐問題,黨中央始終高度重視。黨的十八大以來,反腐之風強勁,始終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每年年初,中央1號文件都會繼續關注“三農”問題,2015年7月,最高檢部署開展為期2年的集中懲治和預防惠農扶貧領域職務犯罪工作,重點圍剿農村“蒼蠅”……兩年來,全國各地落馬的村官數以萬計。利劍頻出,彰顯中央的整治力度和決心。

  雖然村干部是“比芝麻官還小”的官,但由于村干部們身處群眾之中,是黨和政府的“末稍神經”,其一言一行關系到黨和政府的形象,因此如果不嚴格約束監督村干部就會導致基層工作基礎不牢,群眾利益就會地動山搖。要從根本上扭轉“村官大貪”現象,從而打造良好的村級權力生態,必須用法治方式和制度手段。首先,完善基層民主監督機制,實行村務公開,不斷健全民主評議,暢通群眾監督舉報的渠道。其次,推進村級反腐的制度化建設,讓紀檢力量下沉到鄉村。如此形成長效機制,才能建立一支作風過硬的村干部隊伍,為保障群眾利益建立堅實的廉潔防線。

(責任編輯:亦小編)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排列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