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3开奖结果走势图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江蘇海安:蹊蹺的“詐騙案”

——一樁已執行完畢的民事案件的非正常演變

  《法律與生活》雜志社記者 田紅衛

  案情簡介:

  2014年1月24日,被告江蘇省海安縣蘇中建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中集團)、蘇中集團(蒙)2061第二工程項目部經河北省泊頭市人民法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在2014年2月14日被判敗訴。被告不服一審判決,上訴到河北省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年6月26日,(2014)滄民終字第1303號判決書上顯示“上訴人上訴請求,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審判決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起普通的經濟糾紛民事案件本應就此結束。然而,在經過河北省泊頭市人民法院初審、河北省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生效并執行結案一年后,敗訴方(蘇中集團)單位的王俊生(蘇中集團30804項目負責人)卻于2015年7月20日向江蘇省海安縣公安局控告勝訴方(泊頭市永盛建筑租賃站)王鐵軍“以使用虛假合同、印章、證據控告蘇中集團合同糾紛一案使得蘇中集團敗訴,經法院凍結并劃撥蘇中集團賬戶196萬元”。

  針對上述在兩次民事案件庭審中被告(蘇中集團)都未提出的王鐵軍偽造印章等“事實”,江蘇省海安縣公安局于2017年4月以涉嫌詐騙罪將王鐵軍從河北省滄州市帶走。

  一起已經執行完畢的民事案件,就這樣演化成了一起“詐騙案”。

  2017年4月,王鐵軍被江蘇省海安縣公安局民警從河北省滄州市帶走。

  王鐵軍是一起終審判決已經生效的民事案件的當事人,作為勝訴方,他在這起案件已經執行完畢一年以后,被敗訴方所在地公安機關以涉嫌詐騙帶走。

  一起本已塵埃落定的民事案件,就這樣因為警方的介入演變成了刑事案件。有證據顯示,警方的執法過程中有先抓人后立案等違法行為。

  有專家指出,這是一次典型的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的案例。

  事件經過

  “因內蒙古建筑工地“東岸國際”(蘇中集團所承建)施工需要,2009年3月20日,蘇中集團下屬工程項目部與河北省泊頭市永盛建筑租賃站王鐵軍簽訂了一份施工設備工具《租賃合同》,截止2013年11月,工程項目部拖欠永盛租賃站租賃費968306.98元、未退還租賃物價值578328元。

  2013年11月,永盛租賃站就欠款一事訴至河北省泊頭市人民法院。

  河北省泊頭市人民法院經過審理,2014年2月14日作出(2013)泊民初字第1842號《民事判決書》,判決被告給付原告租賃費968306.98元及返還租賃物或等值價款578328元。

  蘇中集團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河北省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滄州市中院在2014年6月26日作出了(2014)滄民終字第1303號民事判決書,“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之后,永盛建筑租賃站向法院申請執行,經泊頭市人民法院強制執行,上述款項執行完畢。

  2017年4月,江蘇省海安縣公安局突然派人到河北省滄州市,以涉嫌合同詐騙為由,將永盛建筑租賃站負責人王鐵軍從河北省滄州市帶走,要求其家人盡快退還涉案的被執行款項。”王鐵軍家屬向記者講述。

  立案過程疑點重重

  在介入這起已經執行完畢的民事案件之后,江蘇省海安縣公安局的很多做法匪夷所思。比如,針對王鐵軍涉嫌詐騙就有兩份《立案決定書》。

\
\

  2015年5月30日,江蘇省海安縣公安局便出具了一份《立案決定書》(海公(刑)立字【2015】0129號)“決定對王鐵軍涉嫌詐騙案立案偵查”。在接下來的2015年6月初,辦案民警向泊頭市人民法院出具了“調取證據通知書”后以王鐵軍涉嫌詐騙案為由調取了相關案卷。而在海安縣公安局的《受案登記表》上顯示的接報時間卻是“2015年7月20日16時56分40秒”。

\

  上述《受案登記表》的其他信息分別是:接報地點是海安縣人民西路中國工商銀行,報案人是蘇中集團的王俊生,案情是控告泊頭市王鐵軍使用虛假合同、印章、證據控告蘇中集團合同糾紛一案使得蘇中集團敗訴,經法院凍結并劃撥蘇中集團賬戶196萬元。受案民警是范衛、吳志云。

  就在《受案登記表》所填寫日期的同日,海安縣公安局根據再次出具了一份“決定對王鐵軍涉嫌詐騙案立案偵查”的《立案決定書》(海公(刑)立字【2015】1566號)。

  同一案件何以出具兩張立案決定書?

  《受案登記表》顯示:7月20日16時56分,海安縣公安局接到報案。這個時間與后一份《立案決定書》幾乎同時發出。如果2015年7月20日的報案是真實的,那么海安縣公安局在2015年5月30日對王鐵軍立案偵查及6月初在泊頭市人民法院調取證據所用的相關手續是否真實?

  在泊頭市人民法院調卷的兩位警察分別是吳志云和盧迪,吳志云持有的《人民警察證》顯示:有效期是2009年12月18日至2014年12月18日,盧迪持有的《人民警察證》顯示:見習警銜。當事人據此發出疑問:“海安縣公安局兩位辦案民警是否具備辦案資格?”

\
\

  此外,2015年5月30日的立案編號“【2015】0129號”和7月20日的立案編號“【2015】1566號”之間相差1437個編號。如果兩個編號都是真實的,而且一個案號代表一個案件,那么意味著在一個多月時間里海安縣公安局立了1437個案件。這樣的數據意味著,即使把節假日算在內,平均每天立案近30起,如果屬實,那么海安縣的治安環境令人堪憂。

  執法過程中存在不正常現象

  2017年4月,王鐵軍被海安縣公安局帶走至今,家屬沒有接收到任何相關手續,王鐵軍被羈押在賓館,在賓館的看守人員給王鐵軍的家屬打電話索要了一些財物(微信轉賬)并發來王鐵軍在賓館被羈押的視頻。

  滄州市阿爾卡迪亞國際酒店的消費記錄顯示:2016年1月10日至2016年1月20日,吳志云(辦案警察)在該酒店住宿、火鍋、餐廳、西餐廳以及洗浴等消費,共計8211元。2015年9月7日,吳志云等警察3人在泊頭賓館205、213和217房間住宿,發票開的是江蘇國恒地產(與蘇中集團是關聯公司)。”王鐵軍家屬向記者反映。

  針對以上王鐵軍家屬反映的情況,記者于2017年8月22日,向海安縣政法委和公安局了解情況。海安縣政法委和公安局都復印了以上所述的相關材料,政法委表示如果公安局違規辦案肯定嚴厲查處并向上級報告。海安縣公安局認可吳志云是該局辦案人員,但對在賓館看守王鐵軍的人員說不認識(視頻圖像),對其它情況沒有做出回答。記者給公安局留下了相關材料和聯系方式,截至發稿,記者沒有收到海安縣公安局的任何回復。

  針對這一事件,記者采訪了北京市漢卓(南京)律師事務所陳斌律師。陳斌認為:“王鐵軍與蘇中集團之間關系是民事主體產生糾紛,應當由民事法律來調整。海安縣公安局在審查本案時,涉嫌接受蘇中集團請托,無端插手經濟糾紛,利用刑事偵查權阻礙民事判決的執行,這樣做既嚴重損害了公安機關的威信和法律的威嚴,也有悖法律公正和社會正義。”

(責任編輯:亦小編)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排列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