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开奖查询排列5列5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太平湖移民:網箱強拆幾多遺患

  本刊記者 鄭榮昌

  王廣治等10位漁民是移民后代。他們響應政府的號召從事網箱養魚,魚兒還沒有養大,又被通令退出漁業,并遭偷拆、假招標、強拆、刑拘,損失慘重。

  記者連日采訪,事件輪廓已經清晰。

  艱難轉型

  10位漁民是安徽省黃山市黃山區太平湖鎮人,祖輩都是當地農民。

  20世紀60年代,他們的父輩為了支持政府修建陳村水庫(又名太平湖,安徽最大的人工湖),忍痛放棄祖傳家業,退居太平湖一側重建家園。

  由于耕地大多被湖水淹沒,他們響應政府關于“太平湖周邊農民要以漁業為本”的號召,從零學習捕魚技術,逐步變身為漁民。

  王廣治等10人,已經是第二代漁民了。

  從2005年開始,黃山區政府推行網箱養魚(將網片制成的箱籠放置于一定水域養魚),并開辦學習班,請省里的專家傳授相關技術。2009年,黃山區政府還編輯了一本《水產養殖技術》,對漁民進行專業培訓。當地的“新型農民培訓”課程也曾以網箱養魚為主要課程。

  于是,太平湖周邊一批又一批漁民(到2011年已達395戶),投入巨量資金(大多數是借款)和人力進行網箱養魚。

  2006年,為了形成規模效益,根據政府的要求,王廣治等10位漁民還陸續加入了廣陽漁業專業合作社。漸漸地,合作社的網箱發展到2000多個。

  王廣治等人堅信,響應政府號召從事網箱養魚,一定能還清外債,過上美好的生活。

  政府“變臉”

  2011年12月,黃山區政府通知稱:為了促進漁業、航運、旅游等功能的協調發展,從12月31日起對太平湖的網箱進行“全面清理拆除”。

  漁民覺得“太突然”。年初,黃山區政府在一個“整治實施方案”中,還只是說要對規劃外的網箱進行整頓,要“控制網箱數目,嚴禁新增網箱”。年底,“整頓”怎么就變成了“全面清理拆除”?

  大多數漁民從事網箱養魚還不到養大一條魚的時間。“把一條小魚苗養到六七斤的最佳重量出售,一般需要5年。魚還沒有長大,就要拆網箱,我們怎么受得了!”漁民說。

  漁民的代理律師說,政府早已不允許他們像父輩那樣捕魚為生,放棄網箱養魚,意味著徹底放棄兩代人賴以為生的漁業生產,也意味著政府對這些水庫移民及其后代的失信。

  即便這樣,10位漁民還是愿意面對政府的“變臉”,表示只要補償合理,安置到位,他們愿意放棄網箱養魚,另謀生路,如同修建陳村水庫時他們的父輩一樣。

  問題是,政府對每只網箱的300至400元賠償,遠不夠約1000元的成本。提前賣魚發生的損失、還貸損失,政府沒有答應賠償。更為關鍵的是,退出漁業,漁民將徹底喪失生計來源。

  因此,雙方協商多次,沒有達成協議。

  協商期間,又發生如下“意外事件”:2012年4月18日,漁政艇將漁民的網箱撞壞;5月17日,茹海的網箱被人偷拆損毀25個;6月中旬,洪海的網箱被人偷拆損毀20多個;12月31日,申圣亮的網箱被人偷拆損毀21個……

  每次發生“意外事件”,受害漁民都在第一時間撥打110報警。然而,公安部門沒有破案,偷拆損毀事件還在接二連三發生。漁民到政府部門上訪,也是徒勞。

  偷拆不見案破,“逼拆”卻不期而至。

  2015年6月30日,黃山區漁政監督管理站對每位漁民均作出一份《責令限期拆除非法養殖設施決定書》,限令他們30日內自己拆除網箱。

  依法維權

\
漁民與律師的合影

  10位漁民始終以合法手段維權。為此,他們請北京泰維律師事務所的著名拆遷維權律師李剛代為向法院提起多個訴訟。

  強拆前,以下兩個相關訴訟并未審結。

  案件一:因為之前取得的養殖許可證已到期,2015年3月,10位漁民通過快遞途徑向區政府提交核發《養殖許可證》申請。

  根據漁業法第11條,農業部《水域灘涂養殖發證登記登記辦法》第3條、第18條,該申請事項屬于黃山區政府的法定職責,但區政府未予辦理、回復,卻將辦理事項交給農委,農委作出不予受理的決定。

  10位漁民認為黃山區政府沒有履行法定職責,就向黃山市政府申請行政復議。被駁回后,又向黃山市中級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確認區政府不核發養殖許可證的行為違法。

  2016年9月26日,黃山市中級法院作出“駁回起訴請求”的一審判決。接著,10位漁民又上訴到省高級法院。

  該案二審,至今還沒有開庭審理。

  案件二:如前述,2015年6月30日,黃山區漁政監督管理站對10位漁民均作出一份《責令限期拆除非法養殖設施決定書》,限令他們在30日內自己拆除網箱。該決定書載明,如果不服,在收到決定書60日內復議,6個月內起訴。

  10位漁民不服,起訴到歙縣法院,并兩次向歙縣法院提交中止審理的申請,理由是,上述養殖許可案還在法院審理中,而這兩個案子具有關聯性。

  2016年6月29日,歙縣法院以養殖許可案未審結束為由作出中止訴訟的《行政裁定書》,案件中止審理。漁民如愿以償。

  政府強拆

  當地政府工作人員,沒有跟著律師的法律思維走。

  2016年9月中旬,太平湖鎮一位領導對10位漁民說:“網箱不上岸(指不自行拆除)就強拆,而且不給補償。”

  漁民想:“案子還未審結,強拆不是明擺著違法嗎?”律師告訴他們,強拆要么有法院的強制執行裁定,要么有縣級以上政府作出的行政強制執行決定。本案中,兩個條件都不具備!

  可是,漁民想錯了。

  9月19日一早,太平湖中出現幾十艘大小船只,載著大批政府、管委會、漁政、公安、漁業公司(后面將介紹這家公司)派出的強拆人員,對10位漁民的網箱進行強拆。

\
遭強拆的漁民,遠處快艇正在強拆

  他們將網箱線割斷,網箱隨即沉入湖底。未逃出網箱的魚兒大量死亡,然后浮出水面,腐爛,發臭,造成湖面大面積污染。

  一位在場的漁民流著眼淚說:“都是5斤左右的成品魚了,年底就可以賣了。為了養魚,我們借了很多錢,還指望賣魚還債呢,這下全完了!”

  漁民統計,這次強拆,導致10位漁民的2000多只網箱損毀,約200萬斤胖頭魚(價值2000多萬元)損失殆盡。

  強拆內幕

  出現在強拆現場的漁業公司,其全稱是黃山太平湖生態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面簡稱漁業公司)。

  據網站信息:漁業公司2012年6月成立,由黃山宇仁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和太平湖風景區管委會(政府機構)共同出資8000萬元組建。

  漁民說起一件事。2013年7月24日,黃山區招標采購交易中心發布招標公告稱,受黃山區人民政府委托,對太平湖漁業養殖許可進行公開招標,邀請合格的投標人參加投標。

\\
兩份公告,中標(開標)時間對照

  該公告對投標人資格的要求是:從事漁業養殖生產的企業法人,具有一定的漁業生產和管理能力;注冊資金5000萬以上。公告還載明,開標時間都是2013年8月13日上午10點。

  10位漁民說,有一家企業想參加投標,然而,從公告發布到投標截止(即開標的時間)只有20天。這么短的時間里要組建公司并完成政府要求的各種手續,根本來不及,只好放棄了這個想法。

  由于沒有競標對手,漁業公司中標了。漁民感到很奇怪,為什么這么短的時間里,這家公司能夠完成各種手續?直到看到另一起案件的判決書,他們才發現:早在8月4日,就存在一份他們未曾見過的“中標公告”,上面赫然寫著“漁業公司中標”。

  一位漁民說,漁業公司早就被內定了,所謂招投是騙人的把戲。

后記:事件升級

  王廣治的兒子王升告訴記者,強拆之后,10位漁民及部分家屬覺得在當地“沒有天理了”,就到北京信訪。在京期間,沒有任何違法行為。

  2016年10月的一天 ,他們卻被家鄉的民警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為由抓回,其中,4人被行政拘留,另外4人(含王廣治)被刑事拘留。

  事態如何發展,記者將繼續關注。

(責任編輯:亦小編)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排列3和值走势图